債權,債務 妥善規劃 債權,債務-網頁導覽 連絡我們  
債權,債務 整合債務業務清理 最新消息 債權及應付帳款服務 債務問題協商諮詢 應盡義務債權存在 履行債務人保有給付 受有受領保持力債權 服務項目
解決債務
  債權及應付帳款服務
  債務問題協商諮詢
  應盡義務債權存在
  履行債務人保有給付
  受有受領保持力債權
 
整合債務業務清理
連絡我們
 
 
主旨

解決債務

日期
2013-03-11 09:55:00


從2008年至今,大陸企業部門債務占GDP的比重上升了42個百分點,達到128%,處於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前列,與日本1980年代末,債務企業風險高速累積時期的債務水準相似。
國企經營風險上升
債務風險較高的國有企業具有一種特質,就是其盈利水準與經濟增速高度敏感。從歷史資料來看,大陸國有工業企業的利潤率與GDP增速相關性達到85%,而私營企業僅有6.5%。解決債務這在某種程度上是歸咎於國有企業以量取勝,薄利競爭的商業模式,一旦經濟增速放緩,營收萎縮,這對國企利潤率將產生巨大的衝擊,利潤率受週期衝擊更為強烈和持久。這意味著在未來幾年中國經濟減速換擋的過程中,國企經營風險將會大幅提升,這很可能成為這一輪經濟週期調整的最後衝擊。
一方面國企的經營風險在上升,另一方面為了維持國企的平穩運行,社會資源依舊在政府的主導下向這些低效的領域扭曲配置。
綜合看,上述問題可以歸咎於本輪經濟危機後之後,大陸政府在微觀層面對經濟干預的力度增加,債務主要體現在3點:第一,強勢政策調控回歸。第二,國進民退,強勢國有經濟的回歸,擠出了民營經濟發展的空間和活力。第三,在「地方政府競爭」的體制下,地方政府主導的製造業產業轉移,普遍存在使用偏離市場原則的手段,低效及重複建設現象繁多。
依靠扭曲基本要素維持國有經濟部門粗放式擴張的發展最終會接近資本、資源的可投入極限和市場的可開發邊界,前者將造成增長的成本增速越來越高,後者將造成增長的收益增速越來越低,經濟減速的壓力將越來越嚴峻,發展難以持續。因此,市場化改革刻不容緩。
在政策方面,兼顧總量、結構和改革的「最大公約數」是優先政策選項。能否從過去十餘年的高速增長,向中速增長平穩減速換擋,是改革能否實現的至關重要的條件。